恕己一過,則萬過由此而生,我們常看不見自己的缺失,也經常「擴大別人的缺點,縮小別人的優點」;所以古經典上說:「傲慢如山」,意指我們常因心中的驕氣傲慢,而看不見危機和自己的不是。

物理學大師愛因斯坦發表「相對論」已百年,他在物理界的至尊地位,至今無人能敵。愛因斯坦所發表的論文是否絕對正確、毫無錯誤呢?一九三六年,當愛因斯坦的聲譽如日中天時,他曾經寫了一篇「重力波存在嗎?」的文章,投稿給《物理評論》,否定重力波的存在。然而這篇稿子被退稿了,並附上評論,點出了其中錯誤之處。愛因斯坦收到退稿時,火冒三丈,瞧也沒瞧這十頁長的專家評論;不過事後證明,愛因斯坦的確是錯了。

這是一件科學界所熟知的公案,當年到底是誰如此大膽,敢說愛因斯坦大師錯了呢?根據最近《知識通訊評論》透露,這個人是當時宇宙論新領域的權威羅伯森。當《物理評論》總編輯將愛因斯坦的稿子送給羅伯森,羅伯森看過之後告訴總編輯,愛因斯坦錯了,因為重力波是確實存在的。

於是總編輯只好硬著頭皮寫了封信,婉轉告知大師的錯誤,希望他能修正;沒想到愛因斯坦冷冷地回信說:「我把原稿寄給你的刊物發表,並沒有授權你們拿給專家看。我覺得沒有必要回答這位匿名專家的評述,何況他的見解絕對是錯誤的」。

不過後來科學界證明,重力波的確存在,愛因斯坦的文章是錯誤的!這個歷史公案給我們一項省思—「誰敢糾正愛因斯坦的錯誤呢?」

當一個地位和影響力如日中天,或是權力在握的人,他所說的話和所做的事是錯誤時,有誰敢去指正他、糾正他呢?當然,這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。例如有些主管的決定有錯誤時,若無人敢挑戰和反駁,會導致愈做愈錯,最後變成無法收拾的爛攤子。

真的,人真是「當局者迷」,我們往往看不到自己的迷思和缺點。因此在工作中,我們需要一個「敢指出我們缺點」的長官、下屬或朋友;古人不也說:「友直、友諒、友多聞」嗎?同時,勇於認錯,勇敢接受別人的指正,或虛心感謝別人的指正,才不會一錯再錯。

蘇格拉底說:「恕己一過,則萬過由此而生。」真的,寬容自己的過錯,則過過相生,後患無窮啊!

李遠哲博士在領取諾貝爾化學獎時,主持人曾告訴他說:在化學上,你是頂尖的專家,但請記住—在其他領域上,你並不是!」哇!這是多麼發人深省的一句話!我們或許在某方面是優秀的專家,但其他方面很可能是一無所知呀!所以有人說:「反省是勇敢,改過是智慧!」

在工作上人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,我們需要一位敢指出我們錯誤的朋友,並真心感謝他!而且,「認錯,是一場和自己的競賽,對手是自己,要征服的也是自己!」人只要虛心接受別人的指教,改正錯誤,就可以征服自己、戰勝自己。

反敗為勝小講義—

有個醉漢用手機打電話到派出所報案,說他停在路邊的車子遭小偷,車內的配備都被偷光了。「真是他媽的,死小偷,居然把我車上的 儀錶板、方向盤、冷氣、衛星導航全都偷光了!」醉漢生氣地對警察說:「天哪!連煞車板、排檔桿、離合器···全都被拔光了!」

醉漢掛完電話後,沒多久,清醒一下,想一想 —「嗯?不對啊!」於是他趕緊又打通電話給派出所說:「沒事!沒事!你們不用過來了。」「怎麼啦?」警察不解地問。「是我···是我自己不小心,坐到後座了!」醉漢打嗝地說。哈!這醉漢還不錯,清醒之後,知道是自己錯了,趕快自己認錯。

可是,不一定每個人都看得到自己的過錯啊!有時候,我們常看不見自己的過失,也經常「擴大別人的缺失,縮小別人的優點」。經典上有句話說:「驕慢如山」,意指我們心中的驕氣傲慢,就像山一樣高,因此看不見身旁週遭的事物、危機和自己的不是。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要學習「聆聽的能力」,傾聽別人的忠告和建言。

 一個領導人最怕的是,身邊的人全部都是「yes men」。如果,領導人身邊的人都只會說「好聽的話、虛假的話、恭維的話」,他也不願聽反對、批評的聲音,那這個領導人就完了;因為不好聽的話、正直的話,常是「逆耳的」,也可能是糾正我們錯誤的,但,只有虛心地聽進去,才會對我們有幫助。

有人說,「好的人才,不能二過!」的確,一個人犯錯,總要給他「犯錯的機會」和「自新的機會」,但好的人才不能二過,因為不聽勸告、不願認錯、不懂趨吉避凶、 不知避免重蹈覆轍的人,都會重重跌一大跤,也都要付出極為昂貴的經驗學費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馨晴 的頭像
馨晴

養生小站

馨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